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春运一票难求:黄牛、“官倒”、假票堵塞返乡路

2015年12月14日09:30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春运一票难求:黄牛、“官倒”、假票堵塞返乡路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2016年春运拉开序幕,抢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成为群众心头的大事。自然,铁路公安开展的打击倒票“猎鹰——2016”战役最受关注。来自铁路公安局的信息显示,自今年11月26日行动开始以来,铁路警方已破获倒票案件71起,抓获倒票人员85名,缴获车票及订票凭证6214张、假票及空白票版12078张。一边是铁路公安不断加大打击倒票违法犯罪行为的力度,一边是“黄牛”屡打难绝、日益猖狂,这究竟是为什么?是什么让回家的人年年慨叹“一票难求”?

  乡愁,是什么?

  余光中先生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今天,游子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红色或蓝色的车票。车票这头,是陌生而熟悉的异乡;车票那头,是一家人围坐的年夜饭。

  拿一张回家的车票,解了这乡愁,看似简单,其实不易。

  为何不易?千万次的追问后,我们仍在追问。

  黄牛

  7时30分,手机闹钟声响起。

  肖飞猛然起身,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般。他披上衣服,三步并两步冲到电脑桌前。

  在北京一家媒体从事夜班编辑的肖飞,惯常是上午9时才起床,但今天不一样,他得抢2016年2月6日回家的火车票。

  将光标移动到即将出现“预定”的位置,右手食指搭在鼠标左键上,肖飞紧盯着时间。8时,肖飞快速按下“预定”,页面跳转,显示车次信息、价格、“提交订单”。肖飞心里一阵窃喜,这说明抢到票了。

  “请点击下图中所有的蒸笼”。很不幸,第一次不成功。

  两次图形核验后,肖飞的电脑终于跳转页面,不过,此时显示的是没有票了。

  “哥,你那是什么情况?”肖飞抄起手机拨通电话,“嫂子抢到了吗?”

  肖飞把手机扔在桌上。3个人一起抢,结果还是一张票也没抢到。

  终于,在11时的时候,肖飞抢到票了,一张站票。

  “能抢到站票就很幸运了,只要能回家就好。”肖飞说,虽然有关部门一再强调怎样解决“买票难”、多少乘客顺利买到车票,但是从我的经历及同事、同学的经历看,春运购票是越来越难。

  春运“一票难求”的现象持续多年,而且,在全面启动实名制购票,开通网络、电话等平台后,仍然“一票难求”,为什么?

  官方说,这是需求与供给的矛盾,正在着力解决;一些权威知情人士说,可能是购票者网速太慢。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黄牛”囤票。

  也许有人会问,都实名制了,“黄牛”怎么囤票?铁路公安民警会告诉你答案。

  2014年年初,进入春运高峰期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处民警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很多乘客是甲地售票、乙地乘车,持有此类火车票的乘客都不愿提供车票来源地。

  铁警调查发现,这些异地出售火车票的出售日期与乘车日期在时间上只相差一天。能在24小时内将不同地方出售的车票运到乌鲁木齐,唯一的方式就是通过飞机。

  2014年1月16日,铁警赶到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查阅所有货运单后,铁警发现两个可疑单据。很快,“可疑”变成肯定,因为这两个货运单的取货人是曾被打击处理过的“黄牛”。

  一张大网悄悄铺开,3名“黄牛”陆续被网住。在随后的讯问中,铁警初步查明这些“黄牛”倒卖火车票的过程:新疆“黄牛”与内地“黄牛”联手操作,采取短信发送信息——收取信息购票——购票后空运的方式加价倒卖火车票。

  这些“黄牛”的惯用手段就是利用抢票软件、插件实施网上圈票,然后在网上加价出售;利用虚假信息在网上抢购车票,后加价销售给不特定旅客;采取圈票——退票——抢票方式倒卖火车票。

  对于“黄牛”来说,实现“圈票——退票——抢票”,已经不能靠以往一个小马扎、一件军大衣解决了,他们需要高科技工具应对购票环境的变化,比如“加密狗”。

  2013年年初,铁路警方打掉一个套购倒卖火车票犯罪团伙,抓获涉案人员25名。该团伙开发销售“加密狗”抢票软件1011套,并在网上大肆套购、高价倒卖火车票,涉及全国29个省区市。

  贩卖“加密狗”的,是莫氏兄弟。他们开发了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版本的“加密狗”抢票软件,其中高级版“加密狗”具备退票、自动预约抢票、抢票成功提醒、短信通知等功能,订票时间可与12306网站时间精确到毫秒,能在几分钟内圈走一列旅客列车的所有车票,一个月最高可圈订近10万张车票。

  莫氏兄弟与倒票人员勾结,按照订票需求,使用“加密狗”在网上圈票,然后约定集中退票时间,让倒票人员使用“加密狗”抢票。莫氏兄弟每张票收取50元到数百元的好处费。经查实,各地返给莫氏兄弟的好处费达上百万元。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足够大的利益诱惑面前,总有人挖空心思,做出常人难以预想的举动,挑战社会的基本规则。自然,非法牟利者的结局总是一样的。

下一页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