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人民日报看黑龙江2016

雪乡

孙立梅

2016年01月20日07:4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雪乡

  一

  北方是不缺少雪的。

  难怪许多路遇的南方游客看到我会惊诧:一个北方人,何以专程奔赴这里来看雪?

  他们大概不知道,雪的降临,是因地而不同的。就像不同土壤,可以开出不同的花。

  飞落在这方土地的雪,就美到堪称“第一雪乡”。

  几年前,一位摄影人不经意来到这里,在收获满怀惊喜之余,也把这个小村的名字带到他所能及的任何地方。从此,每年飘雪的季节,都会有一批又一批扛着三脚架的人,夹在旅游队伍中走进这里,把雪乡的美以各种形式,留在照片中,印在心里。

  这里的雪确实与众不同。轻柔飘逸,且有黏质,雪花片片相连,层层而积,高高低低地卧在那儿,是名副其实的“积雪”。白白厚厚的雪一直从屋檐垂下,可达一米,生生地挂在那儿,居然不落,让一脚踏进雪乡的人惊异得眼睛放光。这里的民居也颇具特色,一律木格棱小屋,疏落排列,没有一丝钢筋混凝土的杂质,想必,雪落在上面也会有丝丝暖意。小栅栏、高屋檐,只要有落脚的地方就是雪的栖息地。这一处,那一角,随物赋形,姿态各异。在阳光的勾描下,柔和生动,一如冬日的童话,引得观者舍不得伸手触摸,只报以微笑而止。

  雪乡的雪,够美,也够多。这一场雪与下一场雪仿佛有约,牵连不断,雪期可达半年。作为全国降雪量最多的地区之一,“夏无三日晴,冬雪漫林间”的说法一点不过。有聪明的人家把院落精心围护起来,塑成各种雪的姿态,吸引着慕名而来的目光。

  靠山吃山,靠雪吃雪。不大的小村里,全村一百三十多户每一家都是“农家乐”客店。品尝着主人亲手采摘的山珍野菜,坐在热乎乎的农家炕头,聆听窗外轻灵起舞的雪花,那是一种从里到外的舒坦。家家户户高悬着同样的大红灯笼,天地之间,一盏盏、一串串红色的光晕,与白雪相映,令人艳羡不已。

  探究起来,“雪乡”还有个更准确的名字——“双峰林场”。这是一个在黑龙江行政区图上很难发现的地方。特有的高远地势,造就了这里明净的空气、繁茂的林木、质朴的民风,以及“心远地自偏”的悠然。读懂了这些,便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里的雪,就成了景,闻了名。

  二

  以摄影的名义,走近雪乡。真正的体悟,却是摄影之外。

  用整整一天的时间,抛下相机,离开团队。去玩雪,去登羊草山,去坐童年的橡皮圈欢雀着从雪道一冲而下,然后轻松地走在慵懒的雪韵大街,远眺几家屋顶生出的袅袅炊烟,看着木屋前的雪人、糖葫芦,还有坐在马拉雪橇上嬉笑而过的孩子……体会这个以雪著称的小村与雪有关的一切。当躺在过膝的深雪里,感受那种清凉缓缓漫过全身,人雪合一的交融远胜过躲在镜头后的纸上谈兵。

  再比如滑雪。

  没来雪乡之前,从未想过要滑雪;到了雪乡,才知这是亲近雪的多么快乐的方式。著名的“双峰滑雪场”是雪给予这里的天然“杰作”。高高长长的白色雪道,像一条瀑布,优美地垂挂下来,让人在远远观望的那刻,就有了想飞的冲动。

  天然的优质雪面,即便摔倒,也觉不出疼痛,反而会有几分与雪亲密接触的欢畅。即便与身边穿梭的滑行者“撞车”,也无人抱怨,对方还会微笑着拉你一把。因为雪的相连,人与人的沟通变得如雪般的洁白、宽容与友善。置身此中,感受如风脚步,你会惊异:只是雪杖、雪鞋、滑板的简单组合,就可以实现另一种行走方式的转变,大自然与人的合作,竟会如此奇妙。从跌倒到站起,从征服到拥抱,放下人类的戒备与恐惧,心灵便有了飞翔的翅膀。

  那么,真的是喜爱一种事物,就走近它,熟悉它。然后读懂,然后描画。否则即使运用最精准的光影技巧,捕捉的,怕也只是一袭华丽外衣,却难觉真味,注定只是匆匆过客。

  三

  去雪乡之前,先去了雾凇岛。

  雾凇岛位于吉林市。

  对于多数人来说,吉林市的出名,因为它是中国唯一一座与省名重名的城市。但那里,更有仪态万千的雾凇之美。雾凇,给这座北国江城披上神秘而令人向往的迷雾。不过,看雾凇可不比看青松,青松扎根一处,年年常青,雾凇的形成却要具备多方条件。有些人远道前来却无缘得看,空等之后,遗憾而返。所以看雾凇,一半靠运气。

  这里的雾凇,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小岛地处松花江江心,“住在”上游的小丰满水电站常年倾泻而出的尚带有“体温”的水流,源源而下。在无风的天气,升腾的雾气在江中弥漫开来,在水一方,宛如仙境。而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低温催化下,“漫步”岛上的那些雾气就停下脚步,由雾到凇,轻盈转身,在“千树万树”枝头,绽放成朵朵洁白的“梨花”。由于保护得当,禁止滥伐,六平方公里的小岛上,树木无拘无束,千姿百态,衬托之下的雾凇,也更为风情万种,摇曳生姿。

  穿行中,一位身着翻毛皮袄、赶着马车往来巡视并连同拉客观光的护岛人,带着东北人的豪气热情地招呼:你们来得真是时候,这儿已经有日子没这么好的雾凇了,人来得多,我的活儿也好啊!爽朗的笑声,碰落了枝头的几点雪。

  这雪落到了雪乡的上空。

  从雾凇岛抵达雪乡。村里人说,之前刚下了几场雪,此时,雪的累积正是难得的厚实圆润,恰到好处。

  好风景,就这样不期而至,接踵而来。

  告别雪乡的时候,是一个早晨。提着行囊,走出长长雪廊,回头留恋的一瞬,看到远处屋顶的雪已开始融化,露出古旧的椽子。房主人说,雪乡最美的季节过去了。

(责编:李忠双、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