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人民日报看黑龙江2016

风雪中,那些还在忙碌的身影……(民生调查)

2016年01月26日08: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王海峰通过对讲机与其他交警对话。

王 东摄(人民视觉)

田素江正在检修线路。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

团结正在开铲车铲雪。

本报记者 张腾扬摄

冰城交通警察

每天转体七百次 棉衣棉鞋已冻透

本报记者 方 圆

早晨7点,城市刚刚苏醒,哈尔滨市区最低气温已经达到零下30摄氏度,记者在室外站了不到10分钟,就像掉进了冰窟窿里,围巾和帽子上泛起了白霜,连睫毛都变成了白色。

马路上,王海峰一小时前已经到岗了,完成了负责区域内的固定设施安全排查工作,他小跑到岗台上敬了个礼,向右转体,打出了一天中第一个直行手势。这样的转体与挥手动作,他每天至少要重复700次。

王海峰是哈尔滨交警队道里大队三中队副队长,在寒风中指挥了半小时交通后,他走进了不远处的巡逻车,一名同事接替他站上了岗台。趁换岗的空当,记者仔细观察了王海峰的“装备”:两层棉袄、獭兔棉裤、海拉尔棉鞋,再加上警棍、对讲机等单警装备,身上重量足有二三十斤。“棉衣棉鞋已经冻透了,每半小时必须要换一次。”王海峰边说边搓手取暖。

数九寒冬,在室外工作的人本就辛苦,可比起其他岗位,交警尤为艰辛。“其他的工作好歹能随意活动,动起来就不那么难熬了。”王海峰说,“可我们不行,每个指挥手势都会关系到车和人的安全,来不得半点马虎。别说冬天,就是其他季节里转体挥手时间一长手臂就会酸麻,更何况这冰天雪地呐。”

9点,早高峰接近尾声,路面逐渐恢复正常。王海峰终于能喘口气,他去对面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当作早餐。才吃几口,一直握在手中的对讲机突然响了:上海街与友谊路口两辆私家车追尾,请速到现场支援。听见同事的呼唤,王海峰立刻穿上装备,奔赴事发现象,桌上还放着没吃完的包子。

事故处理完毕,王海峰再次奔赴岗台,这次的换岗休息时间因此“牺牲”了。

黑龙江省的冬季十分漫长,为了让在户外工作的人们心里暖起来,黑龙江省出台政策,规定每年的11月至3月,为所有一线外勤交警和环卫工人发放每月300元的冬季午餐补贴,此外,每个中队配备一个保温箱,确保每人每天都能喝上一盒热牛奶。

边境电力工人

巡检来回一千里 一去就是一整天

本报记者 李亚楠

“班长,看样子雪要下大了。”中午刚过,记者正在新疆昌吉木垒县电力公司采访配电运检班班长田素江,同事梁超朝着田素江喊了一句。他俩决定去巡检线路,记者跟着出了门。

车子驶向乌兹别克乡的方向,雪飘得有点密。到了目的地,车停在路边,三人蹚着没到大腿的雪向远处的电线杆走去。田素江在杆下站定,拿出望远镜仔细查看了一番几米高的电线杆顶端各条线路接口,没发现啥问题,吩咐梁超在本子上做了记录就继续往下一个电线杆走去,有根线似乎被风吹得有点不对劲。穿上脚扣,系好安全带,拿好检测工具,田素江顺着滑溜溜的水泥杆子开始往上爬。

站在冷风里,记者的手脚已经冻得麻木了,田素江却只戴着安全头盔和薄薄的棉线手套开始检查线路和电箱,不时停下来用嘴哈着气给双手取暖。“我们检修的时候戴着厚手套是没法操作的,最多只能戴棉线手套,再冷也只能忍着。”梁超解释道。十几分钟后,问题解决了,田素江开始小心翼翼地顺着电线杆往下走,此时的电线杆上已经落了一层薄雪,一个不小心,脚扣打了个滑,他拽着安全带,身体往后一坐,才止住下滑。等他落地,手已经快没了知觉。

木垒县是个边境县城,电力公司要保障位于边境线附近的托浪岗派出所和3个泉子边防连的用电,每月一次例行巡检,来回500多公里路程,一去就是一整天,只能带着馕和馒头,就着矿泉水当午餐。

虽然辛苦,但田素江有时候也会感到温暖,巡线路过居民家,到了饭点儿经常会被拉到家里吃顿热乎饭,在边境上也常常被边防战士拉去营地吃饭。遇到突发事件,公司后勤保障总是做得很好,御寒装备自不用说,有时候还会组织人去送热水和吃的。但说到低温补贴,公司党支部书记索涛告诉记者,电力公司属于国家电网垂管单位,整个系统的待遇是统一的,目前还没有低温补贴这一项。

草原铲雪大叔

遇上连续降大雪 铲车一天忙不停

本报记者 张腾扬

很多人喜欢“踏雪”,脚踩上去,柔软舒适,心情放松。

然而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北部草原,踏雪可没那么优美。那里冬季气温常常低到零下30多摄氏度,厚厚的积雪常被冻得硬化,一踩上去稍微停顿,下半身乃至整个人可能突然陷进去。可以说,每向前迈一步都战战兢兢。

“一遇大雪天,草原上别说人,连牛羊都走不了,车辆开进来很容易陷住。”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呼热图淖尔苏木(乡镇)的铲雪工人团结说。

见到团结大叔时,他正在离公路不远的地方,驾驶着一辆金色的铲雪车,在一片白茫茫草原上,铲出了一条笔直、从牧民家门口到公路之间的道路。

团结大叔是当地牧民,他这个“铲雪工”也不过上任几个月。去年冬天,为应对雪灾天气,锡林郭勒盟为辖区内每个苏木配了一辆铲车负责铲雪、清理道路。

“牧区不同于城市,牧民们居住分散且有时离公路较远,一遇雪天很容易被‘隔绝’,这种情况下发生牛羊牧草短缺或者人员生病意外,将十分危险。外面即使想去援救,也根本进不去。”铲完一段后,团结将铲车熄灭,擦了擦鼻涕下车休息,“在这种低温环境下,如果靠人力来铲雪,多少人都不够使,还容易冻伤。有了铲车,10里地的路不到一个小时就铲完,公路上更快。”

团结说:“开铲车可比一般汽车累多了。开汽车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休息,开铲车右手控制操作杆,左手挂挡握方向盘,眼睛还得紧盯着前方,一刻都停不下来。”有时候连降大雪,铲车得24小时不间断铲雪。

正说着,一位牧民给团结打电话来,让团结把家门口的雪铲一下,团结二话没说应承下来。“电话下单,上门服务!”

团结每个月领1200元的工资。没有其他的额外津贴,比如“低温补贴”。

在当地,记者走访了环卫工人、电力检修工人、路段工等室外作业人员。他们也没有发过“低温补贴”,很多人并没有听过这个东西。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这里行政事业单位、企业很少发放过所谓的“低温补贴”,大家自小生活在这里,冬季都这么冷,倒没觉得受不了。

另一方面,本地某道路维修公司的负责人坦言,如今环卫工人每天是定时工作;电力检修工人冬天很少外出,遇到突发情况时也是“计件计酬”;而路段工人则都是乘车巡逻,基本上没有人“长期直接暴露在低温的室外工作”。

(责编:实习编辑 李金路、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