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娱乐时尚

“德云一哥”段子包袱连抖魔性十足 郭德纲之子郭麒麟一夜暴红

2016年02月22日09:22    来源:哈尔滨新闻网—新晚报    手机看新闻

听说“德云一哥”来了,哈尔滨观众专门扑奔黑龙江德云社去看“小鲜肉”。压轴的郭麒麟上台“玩疯了”,台下座无虚席,观众都笑翻了。

2月20日,郭麒麟低调来到哈尔滨,参加黑龙江德云社猴年开箱演出。在后台,这枚“德云小鲜肉”继“德云一哥”段子火了之后,首次接受了媒体专访。

相声里的“郭麒麟”不知深浅,跟岳云鹏拼“德云一哥”,比颜值输了,拼学历赢了,又因为“我爸爸是郭德纲”的出身,彻底输给“观众是我父母”的小岳岳,最后哥俩决定联手“干掉”郭德纲,一起当“一哥”。

相声外,郭麒麟十分礼貌而规矩。双腿并拢,直挺挺坐在《新晚报》记者面前聊了一个多小时。“最近演出非常频繁,我们在小剧场里也不会想别的。真没觉得自己红了。现在想炒什么很容易,我不想昙花一现。但这个电视舞台能让大家注意到我刻画的人物与表演,我挺感慨的。”

·“德云一哥”是郭德纲的点子

[节目录完,郭德纲和儿子坐一辆车回家,说了句“还可以,没想到”。]

20日晚的黑龙江德云社相声表演中,郭麒麟在台上还跟起哄的哈尔滨观众显摆:“‘喜剧人’一播完,当天晚上就有四五千人微博私信我。有姑娘说‘郭麒麟我爱你’,还有人说‘郭麒麟我要跟你生孩子’……我就说,我最看不起这种‘光说不做’的人!你们也不说你们住哪儿,我好打车找你们去呀……”

郭麒麟的确完全没料到节目会这么火。之前也上过电视节目,但收到这么好的反馈还是头第一回。他纯属“赶鸭子上架”,得知自己参演时距录制仅剩4天,集中准备只有两天。岳云鹏档期又异常紧,在北京城穿来穿去,时间全耗在路上,哥仨见面时间极少,完整对台词只有3遍。

郭麒麟压力巨大。录制当天,岳云鹏还差点儿没赶到现场。“上下小一千名观众,录到半夜多不容易,不可能就等他一人。岳哥提着麦克风后上来那段是事先设计好的,但当时我们有预案,如果他真赶不来,我就跟孙越接着往后说,说我平时擅长的。”

“德云一哥”是郭德纲的点子,但他也没想到孩子们把点子“玩出了层次”,而且结尾有个大反转,在相声表演中不多见。其实,郭麒麟的不少包袱被剪了。“按相声的‘三翻四抖’,‘我的爸爸是郭德纲’那个包袱应该铺垫好几次……但毕竟是岳哥的竞演,我个人怎么着都成。”

节目播出后,郭麒麟确实一夜间收到了四五千条微博私信。有网友夸他“嗓子亮,发音好”,他小窃喜,觉得“说相声最重要的就是你说什么观众都能听懂”。重要的是,他因为这次合作,也开始重新审视岳云鹏。“这么多年,他特别聪明的一点就是抓得住观众想要什么。太多艺术家稍微有些偏执,在舞台上首先想‘我这叫艺术,这么表演才符合我的艺术理念’。我知道也有票友觉得岳哥说的不叫‘相声’。我不评价好坏,但他有创新想法,我敬佩。演员得让观众开心、来得值。”

·一年暴瘦70斤:瘦了才会有姑娘追我

[其实“小鲜肉”减肥第一目标还是为了“拓宽戏路”。]

郭德纲有了第二个儿子后,郭麒麟的照片随之曝光。他原名郭奇林,从小喜爱相声,拜于谦为师,目前在德云四队担任演员。因与老爸身材相似,曾引得众网友调侃。短短一年,大胖子竟从近200斤瘦成130斤,逆袭成“清秀版郭德纲”。

郭麒麟减肥,似乎靠的是一种近乎疯狂的自我管理。“网上说不吃主食和碳水化合物,但我觉得老祖宗的‘一日三餐’是有道理的。我除了运动,凡带甜味的饮料几乎不碰,吃东西先翻热量表。一日三餐外不吃任何零食,水果也不在睡前吃。像我们工作时间不定,有时半夜才吃上饭,但前提是一整天没吃,才敢吃。否则坚决不吃。”

减肥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一胖,戏路就被限制住”。“相声舞台形式简单,衣服都不能轻易改换。刻画人物,肢体语言特别重要,肥胖影响我在舞台的表现力。”记者调侃他:“难道不是因为姑娘吗?”他笑:“好多哥们儿不都是因为喜欢一姑娘才减肥的吗?我当时想,我只有变瘦了才会有姑娘追我,所以我才特别努力,哈哈哈……”

网友们现在忙着给郭麒麟配对各路女友,一年暴瘦的郭麒麟似乎还没适应“颜值高”的新身份。“父亲不喜欢我找娱乐圈里的人,因为相处时间少。但他也没有明令禁止什么。感情如果真到了,遇到对的人,什么都拦不住。”

·中学辍学,蹭北大课,笑点“跟常人不一样”

[他坦言干一个“看观众脸色”的行业很累,有时会感到孤独。]

“星二代”讲相声,郭麒麟坦言压力很大。他初中辍学,人生路径跟同龄人不同,甚至是有些“脱节”的。他连《芈月传》和《太子妃升职记》都没看过。他承认单调的工作环境一度让他十分迷茫。也会感到孤独,好像从小就这样,爱看书,痴迷历史和文学,每天一个人捧着半导体听相声和评书。“我上学那会儿背古文特别快,就觉得古诗词实在太美了,能把这么优美的意境浓缩在那么几个字里。”之前,他还好几次溜到北大,跟朋友蹭文学课,最喜欢听老师讲周作人。

相声要讲自己的话,把自己的理解讲给大家。没有生活体会时怎么说相声呢?“从相声中感受生活,比如《揭瓦》、《醋点灯》这种传统作品,从中去感受人生道理。其实,相声重要的不是我的段子有多乐。观众来剧场是要看我怎么演一个人:有一天,他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对这枚相声界“小鲜肉”来说,最难的是“不能笑场”。“你在台上笑得比观众还灿烂,人家会觉得受到欺骗。我私下其实特别爱疯,但我的笑点不是高或低,是怪。”他曾在一个座无虚席的影院里看《泰囧》,影片的包袱一个接一个,所有人都笑,只有他毫无反应;别人安静了,就他一人笑得惊天动地的。“所以我觉得,观察的点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更细微一些。”

·“相声是刚需”

[父亲曾一步踏进相声全面衰败的时代。儿子觉得相声是“铁饭碗”。]

记者:你觉得什么时候能超过小岳岳,成为“德云一哥”?

郭麒麟:我俩发展方向肯定不一样,因为表演风格迥异。我更喜欢我父亲的风格,他习惯靠语言和缜密逻辑表演。但如果有多栖发展机会,我也想抓住,最想尝试舞台剧。

记者:郭德纲曾在微博里说不希望你大红,要成为真正的角儿。你如何理解相声里“真正的角儿”?

郭麒麟:角儿和腕儿完全不一样。腕儿,比如我演个热播剧火了,说相声,台下天天坐二三百人,是我相声说得好吗?不是,是观众觉得“这明星说相声呐,去看看吧”。角儿,是要靠一个人的力量撑起整个团队,是为了奉献的。就好比我父亲和我师父当年就这么一对儿,一场一场让相声又火起来。

记者:今年出来说相声,还会参加一些电视节目,比如真人秀什么的吗?

郭麒麟:还要以商演说相声为主。今年德云社20周年,也会在北美、欧洲说相声,我会参与一半左右。

记者:想适当脱离郭德纲的光环做些事儿吗?

郭麒麟:那样当然好,但不能盲目抛弃这个名头。好多人说“不就因为他爸是郭德纲嘛”,要这么说,我应该干个跟相声无关的行业。我得明白自己是捧哪碗饭的,不要置气。否则我和家人不开心,骂我的人开心了。

记者:20年前看父敬子,20年后看子敬父。你觉得什么时候才能和父亲齐头并进?

郭麒麟:相声方面,想超越他很难了。别的方面,现在我还没干过别的,也保不准我哪天演戏或唱歌去了。但前提是,我和大家都觉得我做这个比说相声强,我才去。否则,我永远是个相声演员。有的相声演员拍电影赚得多,觉得自己就是电影演员了。人家中戏、北影的熬那么多年,都没你赚得多,不是你表演好,是因为你是相声演员,要记得住自己的根。

记者:相声是你的“铁饭碗”吗?

郭麒麟:无论什么时候,大家都喜欢逗笑的、幽默的,笑就是“刚需”。相声至今能持续发展,我们行家叫“活”,节目是活的,随着不同观众、不同需求加以调整。相声永远要顺应社会、顺应时代、顺应观众的。(王坤 王东)

下一页
(责编:李忠双、丁洋)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