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公交点钞员的一天:“怪味”袭人 “暗器”伤手

2016年02月22日14:58    来源:中国甘肃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公交点钞员的一天:“怪味”袭人 “暗器”伤手

“坐着数钱”这个听上去很幸福的词汇,当变成一种职业时,它会让你由“幸福”变成“百感交集”。2月19日,记者走进兰州公交集团收银中心,走近一群工作在“钱”线的点钞员,和这群清一色的“娘子军”一起数钱,当体验过辛苦紧张忙碌的“数钱”后,才真正感受到这并不是一件那么幸福的事。

体验之点钞:数钱数到手抽筋

早晨不到8点,在公交集团第一客运公司收银中心门前,陆叶瑛与姐妹们推开收银中心的防盗门,换好工服,将提包、手机等物品锁好后便踏入了收银中心工作室。作为收银中心班长的陆叶瑛向记者介绍了点钞员一天的流程。“那一排排的布袋子,就是每辆公交车投币箱里的钱胆。”顺着陆叶瑛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高高码起的投币箱钱胆。每个钱胆的铁框上都印有编号,从编号上能看出是哪条线路哪辆公交车上配的。前一天晚上各条线路收车后,收银中心上夜班的人要将各辆车内的钱胆卸出,放入收银中心钱库,次日早晨由点钞员进行清点。

给每位点钞员分好钱胆后,便开始清点工作。首先需要将钱胆内的钱币全部倒出,按不同币种和面值加以分类,把破损和太旧的钞票清理出来,把数好的纸钞用橡皮筋扎好,硬币用布袋装好。每一把纸币是100张,在清点好一把后还要复核一遍,再按新、半新、旧分好;硬币则按不同面值分在不同的盒子里。当记者看到点钞员在短短一分钟内便可把几十张揉皱的钱捋平、摞齐后,在征得主管的同意后,想尝试一下。当真正接触点钞记者才感觉到,在这里数钱并非易事,首先要将硬币和纸币区分出来,还要将一张张揉皱的零钞捋平、压直,再按照币种、面额、新旧,分开清点,确保每张钱币的朝向一致后才能打捆放入塑料篮中。由于从投币箱里倒出来的零钱大多是流通过数次的旧币,皱皱巴巴的纸币既不好拿又不好清点。投入“实战”的记者待数齐了100张一元钱时,已是眼花手酸满头大汗了。

体验之艰辛:零钱“怪味”难忍受

点钞时间长除了手指僵硬外,还会让人头晕、恶心。在这个不足200平方米的房间里,一进门记者就闻到一股怪味。坐在点钞操作台前,面对着一桌子的钱,这股混合着油污、发霉的怪味更明显。“你说的怪味是点钞员首先要克服的难关。”陆叶瑛对记者说,现在是冬季,这股味道还不太浓烈,等到七八月份夏季时,炎热的天气会让钱胆中那些被流通过N次,覆盖层层污垢的纸币加速发酵,当全部从钱胆中倒出时所散发出来的怪味就更让人难以忍受了。

陆叶瑛说,她2008年刚到收银中心时,最初就受不了这股怪味,有时实在熏得受不了就到门口透透气,但慢慢也就习惯了。记者在这间充满怪味的房间只待了两个小时就有些头晕、透不过气来,可是这些点钞员在里面一坐就是六七个小时,她们一个个低着头、嘴里数着数、指尖在一张张纸钞间飞舞。同样是一分钟,记者只能整理两三张纸币,但这些点钞员却能整理好三四十张。

体验之呼吁:

别再让“暗器”伤人

在收银中心,听见的只有“唰唰唰”的数钱声和硬币碰撞时发出的“叮当”声,虽然坐了一屋子人,但却听不到一个人说话。“坐在这一天不说话,确实不容易啊。”听到记者这么说,陆叶瑛笑着说,这是点钞员必须要忍受的,不说话主要是为了集中精力点钱。与单调乏味相比,从事这份工作还得受得了身体疼痛的折磨。这里的点钞员每天要机械地重复上万次清点零钞的动作,一天下来,双腿发麻很难站起来,即使起身后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点钞员们基本上都患有腱鞘炎、颈椎病。而工作强度最大的则是她们的手指,虽然点钞员的右手拇指和食指都戴着指套,但其他手指上被新钞纸币的棱角所割的痕迹、指尖倒刺和死皮还是清晰可见,有的人甚至连指纹都被磨平了。

让人更为无奈的是,有些乘客恶意在钱胆里扔玻璃碎渣、注射用的针头等利器,受伤更是在所难免。对此,她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乘客不要使用假币残币,文明乘车。

走出收银中心时,记者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以后乘公交车时,一定要尽量投平整的钱币,同时愿每位乘客“手下留情”,为点钞员减轻点负担。(记者 夏苗)

(责编:邹慧、张喜艳)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