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职业打假人建团队年入百万 受雇企业打假30万起

2016年03月15日08:10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年入数百万且名利双收

  年过六旬的老刘曾坦言,不否认作为职业打假人首先考虑的是挣钱,但同时,打假过程中有着一种快感,这种感觉是属于胜利者的快感。

  打造团队开设分号 受雇企业打假30万起步价  

  缘起 退房事件催生想法

  走进位于北京东三环的老刘的公司,他刚从广州飞回北京。头发黑黝,眼角夹杂着些许皱纹,走路能带起一阵风,如果不说年龄,很难看出老刘已年过六旬。 “我是军人出身,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在公安局和工商局工作过。”老刘回忆,在成为打假人前,他一直在家乡唐山。直到八十年代末,老刘辞去铁饭碗,下海办了一家五金店,也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

  促使老刘走上打假之路的,缘起一次购房被骗事件。1995年10月,老刘花17万在唐山买了一套房,可乔迁新居后,他却发现被开发商骗了。“承诺好的通电、通水、通煤气没一样实现,小区里的路赶上下雨天全是泥,到了冬天连暖气都没有。”老刘坐不住了,找到对方理论退房,没想到却吃了闭门羹。1996年4月,老刘带头,联合了41户小区居民将开发商告上法院,不料一审败诉,倔强的老刘没有示弱,提出上诉。二审前,开发商找老刘想要讲和,先是提出赔偿5万,后来又说赠车库。“5万块当时可算个大数了,我心里还真犹豫了一下,琢磨要不就算了。可转念一想,我是带着大伙儿打的官司,我收钱不闹,让邻居怎么想?我不能这么干。”

  虽然最后房子没退成,可老刘通过“退房事件”学到不少法律知识,加之彼时全国电视、报纸对“王海事件”铺天盖地报道,老刘内心萌生出一个想法——打假!

  意外 受雇帮脑白金打假

  1996年6月,老刘出手了,在唐山一家百货商场寻觅到了猎物——爱华录音机。“商场标着录音机是日本产的,可我看了一下不是,假货没跑。”老刘一下购买了5台,之后找到商场协商赔偿,对方也深知不占理,不费吹灰之力老刘就获得了赔偿。初次尝到甜头后,在唐山范围内他开始了打假行动。

  当各地“刁民”纷纷纵横江湖时,1996年已42岁的老刘也投身进来。在老家唐山打假两年后,他发现路越打越窄。

  “唐山地方不大,也总不能挑那几家商场反复打,不能总吃窝边草。另外我也感觉自己能力还有不足,得找高人拜师学艺。”

  此时,北京的大海公司正如火如荼,经过深思熟虑后,老刘决定向王海取经。经另一位打假人郭振清引荐,1998年老刘来北京找到王海,拜师王海,成为王海的助手。

  1998年4月,王海开始对一种叫“淋必治”的假药下手。他们在秦皇岛、哈尔滨、唐山等地纷纷出手,并诉至法庭索赔。在这场战役中,媒体蜂拥跟进,作为王海助手的老刘,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1999年春节后,老刘决定自立门户。回顾当时的出走,老刘笑了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觉得我自己有单干的实力了。”

  虽然老刘频频出现在报端,成了可与王海比肩的打假名人,但实际上此时的他仍以流通领域的个人知假买假行为为主。真正让老刘转型公司化运作的,则是从他受聘史玉柱的公司,为脑白金打击假货开始的。

  1999年,脑白金广告席卷全国,其中初期的一些宣传存在虚假成分,老刘打了“脑白金”的假。出乎意料的是,正所谓不打不成交,脑白金公司不仅没有找老刘的茬儿,反而认为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希望借助老刘的团队打击市面上的假冒脑白金产品。“脑白金给我和三个兄弟每月开4万多工资,还给安排了公寓和专车。”老刘说,这些钱在当时也算一笔大钱。经过老刘的团队一顿猛击后,上海各大商场的假冒“脑白金”纷纷下架。

下一页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