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黑龙江频道>>社会政法

八旬夫妻签遗体捐献自愿书:何必与活人争地盘

2016年04月22日08:41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八旬夫妻 签下遗体捐献自愿书

  观念新潮的王克斌(右三)在教几个老年人使用电脑。

  王克斌有一头银发,穿牛仔裤配黑皮鞋,上身是白色细条纹的衬衫。

  金属边框眼镜一边的镜片松了,他就用透明胶带粘在框架上。这与他身上端正、一丝不苟的气质不符,不过他不在乎,“自己觉得好就好了。”

  4月21日下午,在成都武侯区玉林街道黉门街社区,80岁的王克斌教几个老年人学电脑。果不其然,他又碰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把遗体捐出去,这不是让人家千刀万剐吗?”

  “千刀万剐”,这词听起来真吓人。时间回溯到4月4日,这天上午,王克斌填了一份自愿捐赠遗体登记表,几个小时以后,他的老伴、近80岁的谢祥实也填了一份。

  这意味着,两位老人去世后,他们的遗体可能会出现在医学院的解剖实验室内,供学生学习人体结构。又或者,他们的眼角膜等器官,将被捐赠给失明的人,让他们重见光明。

  这种举动让朋友、熟人很不理解,而王克斌却希望自己的行为,能让更多人了解和接受这样“另类”的殡葬方式。

  公墓占地

  “何必与活人争地盘”

  1936年,王克斌出生在重庆合川的一个小村子里,家里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6岁父亲去世,母亲一人带大姐弟四人。

  1958年,王克斌从南充师范学院(今西华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成都第二十五中学(今成都市礼仪职业中学)教数学,后来,王克斌的小弟也到了成都的一家银行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小弟因患白血病去世,葬在成都龙泉的一个公墓里。“墓地在半山腰,当时那里大部分都是山。”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一,王克斌都会和老伴一起去墓前祭拜。一年年过去,周围几座绿郁葱葱的山也变成了墓地。

  从弟弟的墓地往远处望,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又一排的墓碑,这让王克斌觉得恐怖。土地面积没有增多,而人在不断地出生,同时生命也在不断地逝去,“以后,要到哪里去找墓地?”

  王克斌开始在网上了解绿色生态殡葬。他对树木森林有天然好感,至今还记得未搬迁前的二十五中,在小天竺街和人民南路的交叉口,校门的样式跟庙宇很像,院子里有两棵特别大的黄葛树,叶子在阳光下发光。

  “火化后的骨灰是一种很好的促进植物生长的磷肥,还能为后代留下好的生态环境。”这些年,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曾经望去高大的树木在大楼的映衬下变得毫不起眼,校园附近的苞谷地、高粱地也消失了。

下一页
(责编:张喜艳、邹慧)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推荐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