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春走基层系列报道

冰城交警——极寒中最感人的坚守

【查看原图】
冰城交警——极寒中最感人的坚守
冰城交警——极寒中最感人的坚守
来源:人民网-黑龙江频道  2018年02月05日16:44

人民网哈尔滨2月5日电(汪晓涛)一提到“泼水成冰”或许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以极寒著称的黑龙江省漠河县,然而在如今的冰城哈尔滨,这样的“特效”也可以轻松实现。据气象部门数据显示,腊八节当天冰城最低气温降至零下35摄氏度,这一温度已打破近50年来冰城最低气温纪录。

“在哈尔滨有一种冷叫把满电手机秒冻关机”;“穿的不论多厚,出门瞬间冻透”……在如此的天气中站上几分钟,那种“直抵心扉”的冷已让许多人直呼“难以忍受”,然而却有这样一群人,为了城市道路交通顺畅,为了市民出行安全平安,在酷寒中一坚守就是几个甚至是十几个小时,他们就是冰城交警。

违法不过岗 天再冷也要保证路口的秩序和安全

三九北风如刀割,外勤交警对这句话深有体会。近日,哈尔滨市的室外温度接近零下30摄氏度,在南岗区绥化路与复旦路交叉口,哈尔滨市交警哈西大队四中队队长张大为与三名辅警正在执勤,他们的脖套上都凝结了一层白霜,张大为眼毛上也凝结了冰珠,一名辅警眼镜片上已冻出了冰花。

“违法不过岗,天再冷也要保证路口的秩序和安全!”每天交通高峰过后,张大为都会带中队同事在路口取缔违法,此时已工作了近2个小时。期间,一名驾驶人因违反禁行被查处,由于张大为所带手套太厚操作设备不便,张大为索性用嘴直接将手套咬掉,直接用手操作。但不到3分钟,手就被冻的通红!

“不行了,机器冻住了,票子打不出来了……”张大为对正在接受处罚的驾驶人说。“没事,警官,我驾驶证就放你这,等设备好使了,我再过来。”当被问及“不怕找不到他们吗?”时,冻得直哆嗦的驾驶员说道:“我家就住附近,每天看到他们在这站岗,这么冷的天他们都在,找他们肯定没问题。”

两双棉鞋换着穿 连续执勤加热帖

在外疏导纠违近2个小时后,民警们返回休息点进行短暂休息调整,为晚高峰出勤做准备。一进屋子,民警们立即脱掉外套,并将鞋垫和鞋一起放在暖气上烘烤,,张大为更是将已经冻的发麻的脚直接贴在暖气上取暖。 通过交流得知,民警们大都准备了两双棉鞋换着穿,执勤时通常会向鞋里放热帖,但热帖只能保证提供半个小时热量,而且鞋里只能放一个,否则鞋就穿不进去了。

在屋内,本就不大的暖气片上挂着的反光背心占据了较大面积。“反光背心一冻就变硬,经常就碎了,回来得赶紧把它暖上,要不晚上没办法穿就太危险了。”张大为说。

每天早出晚归 家人跟本不指他

“儿子下午又有点烧起来了……”张大为妻子在微信语音中抱怨。原来,张大为儿子刚刚3岁半,已经持续发烧多日,同时妻子也感冒发烧了,家里全是老人在照顾,说到这张大为显得有些愧疚,每天早出晚归,家里根本不指他。

小伙子们在每人吃了碗泡面后,随即又投入到晚高峰交通保障之中,直至19时30分晚高峰过后才能休息并吃顿“正式”的晚饭。据了解,根据工作部署,当晚0时至次日5时他们还要开展夜查超载、超员违法行为的行动,而那时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段。

每天执勤10余小时冻得直哭

据哈尔滨市交警松北大队一中队中队长魏铁军介绍,“哈尔滨江北比江南平均气温要低2-3摄氏度,而且楼宇间距大,没有地方遮风,更觉得寒风刺骨。”边说他边用双手搓了搓冻得发紫的脸。

当下正值哈尔滨市旅游旺季,来松北区各冰雪景区游玩的游客络绎不绝,为确保景区周边交通畅通,辖区交警延长了执勤时间,平均每天执勤10多个小时。作为一名拥有30年警龄的老交警,魏铁军的手脚都冻伤过多次。“关节炎、风湿病几乎伴随着每一名老交警。”提到在极寒天气执勤,正在疏导交通的年轻辅警张凯表示,脸被寒风吹得像刀割一样疼,有时冻得真是一边跺脚一边哭。

极寒下执勤手脚全部冻僵

在冰城最寒冷的日子里,哈尔滨市交警道里大队九中队中队长王澄滨和同事们每天依然早早地伫立在道路一线,他们每人身上负重达10公斤,在零下30摄氏度以下的低温环境中执勤,保存“热量”就靠着穿梭于车流间疏导交通的有限活动。为了方便与驾驶人交流,交警在执勤中常会将脖套拉下来露出嘴,来回几次鼻子下弥漫的半张脸就会冻得通红。由于酷寒天气,他们在填写罚单时经常是笔被冻住,手被冻僵。道路太滑随时在车流中都有摔倒的危险,即便如此,他们也绝不会放过一例交通违法。

两幅毡垫一个热帖也会被冻伤

由于天气原因,寒冬中的哈尔滨早高峰常会向后推延,王澄滨曾连续工作3个小时回到中队休息后发现,右脚的大拇趾有些麻木,脱下棉鞋一看,发现右脚趾周边的皮肤已经发黑,“我们买棉鞋至少要大一码,里面要垫两幅毡垫。今天特意在鞋中加了‘热贴’,没想到还是被冻伤了。”王澄滨抹上冻伤膏,再套上两双厚棉袜,“这样能得到缓解,不耽误明天执勤。”

光着手画现场图 不放过每个细节

1月23日18时52分,室外气温已低至零下30摄氏度。刚准备吃晚饭的高学家又接到大队电台打来的事故报警,“这次是一起伤人交通事故。”他闻听后一把抓起棉帽子扣在头上,大声召唤隔壁的同伴,一同奔向警车,当回忆这是今天接的第几个报警电话时,他表示自己也记不清了。

10分钟后,警车赶到事故现场。一辆摩托车翻倒在一辆越野车旁边,高学家一边画事故图一边进行现场堪察测量,在这样一个泼水成冰的三九天里,他竟然摘掉一只手套,“为了保证现场图的清晰,工整,所以没法戴手套画。

在接近零下30摄氏度的环境中,高学家手里的碳素笔很快就冻得写不出字了,拿笔的手也又红又僵,“没事,对笔吹吹热气,就能写出来了。”他还蹲在地上查看刹车痕、撞击点,并和同事一起用皮尺量现场距离,给车辆定位。刺骨的冷风打在脸上象刀割一样,但高学家依然坚持光着一只手画完了事故图。“现场的任何一个小细节都至关重要,不能因为怕冷就偷工减料,那是对双方当事人的不负责任。”高学家说。

处理完现场事宜,高学家赶到了伤者所在的医院,得知摩托车驾驶人是左脚粉碎性骨折后,他对伤者及亲属进行了劝慰,并做了初步登记。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复旦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方是电动车,可能有伤人。”将自己手机号留给伤者后,高学家和同事又一路疾驰,赶往下一个事故现场……

从事事故处理工作11年的高学家表示,严冬里,从温暖的办公室、车里到寒冷的户外,一个晚上至少要反复十几次甚至几十次,在困意和疲惫中要很快适应忽冷忽热的温差,还要在不停询问、劝解当事人中灌一肚子凉风,确实很遭罪,自己3天前就因着凉感冒发烧刚打完点滴。他还表示,在天气恶劣易发生事故的晚上,为保证随时接警随时走,常常会不脱衣服睡一会,运气好可以一觉睡到天亮,但捂了一身的汗还没消就投入工作很容易感冒。

入冬以来,哈尔滨市公安交警部门从支队领导到基层民警全部坚守在路面,全市600余个交通岗,每天2000余名警力在路面执勤,打击交通违法,维护交通畅通,用忠诚与坚守,履行着交通警察的职责。 

分享到:
(责编:韩婷澎、张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