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维护北京落叶景观 全市公园各出妙招

2019年11月15日14:51  来源:北京晚报
 
原标题:小动物们有了“地毯”与“大餐”

一场秋风过后,京城遍撒金黄。缓扫落叶,留住秋色,已经成为北京很多公园的共识。缤纷的落叶丰富了市民的游园体验,也增加了引发火灾等隐患,考验着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水平。缓扫落叶背后,堆积着公园工作人员的辛劳和汗水,也有创新与巧思。

北海公园

早晚湿化保安全

红墙、碧瓦、银杏叶,是很多人晒图时最经典的取景之一。因为囊括了所有要素,北海公园里几棵年代久远、枝叶丰茂的银杏,一直是很多游客尤其是北京游客的最爱,园内铺满路面和草坪的银杏叶,也多次成为大家取景道具。

在落叶缓扫的原则下,这样的景观能维持一个月左右,而这一个多月,公园管理者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游客们赏秋的需求要满足,但是秋冬天本来就天干物燥,落叶容易着火,万一有个火星,800多年的园子毁在我们手里……这一个多月,我们全园的人都睡不好觉。”

顶着大风,北海公园副园长胡峂又在公园里转了一圈,“为了维护这个景观,我们的工作人员每天在早晨开园前、晚上静园后进行两次湿化,平时也增派好多人手对落叶缓扫区加强巡视。对公园来说,缓扫落叶可是比日清日扫要辛苦很多。”

胡峂提到的湿化,其实就是给堆积在草坪的落叶洒水,提高燃点,降低起火风险。冯霍晨是北海公园义务消防队的队长,每天两次湿化,都是他带着队员们完成的。“正好利用早晚消防训练的机会,捎带手进行湿化。”

说是“捎带手儿”,但增加的湿化工作还是给消防队员带来了不少难度,尤其是打头儿负责端枪的队员,每次做完湿化,都会被溅起来的水滴打个透,而每次湿化的时间都安排在晚上九十点钟或者早晨四五点钟,是全天中温度比较低的时刻,脸上、手上全是水珠,穿着淋湿的衣服再被风一吹,透心凉!

因为曾经入伍当过消防兵,这个位置多数由冯霍晨“把持”,这两年一到了这个时间段,他的手上经常会出现冻裂的口子,有时候脸上也会出现皴裂,都是因为皮肤着水后被风吹的。

即便如此,冯霍晨每次还是“赤手空拳”上阵,因为湿化时水一旦浇多了,会从草坪里漫出来,打湿地面影响游客游园质量;而水浇的不透,又怕落叶被火星点燃。所以,必须随时调节水流流量、控制浇灌范围、调整水流流速。

善对落叶似古建

为了达到更好的湿化效果,每次做湿化的时候,消防队员还会给消防水枪换上细水雾枪头,这个枪头类似我们日常洗澡用的花洒,出水孔细,喷洒面积大,本来是北海公园为保护古建筑特别配置的。

“普通的消防水枪,出水的冲击力比较大,万一古建着火,灭火时候,会对古建造成二次破坏。”胡峂解释,为了保证湿化更均匀,缓扫的落叶首先享受到了这一“古建级”待遇。

因为落叶缓扫,也有不少落叶被风吹起,落到公园其他角落。主路上的落叶很快就被清扫掉,水面上的落叶就颇费工夫了。“幸亏我们的彩叶树都相对远离湖岸,有绿化带和院墙挡着,落叶很少被吹到大湖里,但小水域上有时候会有不少。”

胡峂介绍说,落叶季的时候,小水域的清洁队也都是抓住静园后的时间去“捞河脏”。因为小水域的空间不方便行船,清洁队员需要穿着水靠装备直接下水。“一下水就得干半个多小时,上来后嘴唇都是紫的。”

缓扫落叶之后,公园管理方也会更加紧密关注天气情况,以便根据天气变化调整落叶清扫方案。胡峂伸手感受了一下风力和温度,定出来未来几天的计划,“你看今天这大风刮的,肯定很快就要入冬。天气冷了,气温达到冰点,落叶就不再适宜继续留存了,这几天我们就会进行彻底清扫处理。”

北京动物园

嚼在嘴里是美味

下午3点多的大风中,蛮羊没有待在屋里躲风,而是在自己的小院子里四处溜达,最后停在一堆树叶旁,心无旁骛地埋头吃了十几分钟。

“我们刚叉进去一些新鲜的落叶,对它来说,算是吃惯了‘食堂’,突然有了改善生活的大餐,正吃的开心呢。” 北京动物园草四班班长朱昊一边笑眯眯看着蛮羊进餐,一边给记者解释蛮羊贪吃的原因。

最近几年,北京动物园的落叶成了“宝贝”,饲养员们挑选刚刚落地的干净叶子,给小动物们铺到各自的院落里,不仅给它们制作天然景观,也给它们提供了新鲜的食物,这些落叶很多进了食草动物的胃里。“我们园里的树多数都不打药,这种自然落叶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食草动物也爱吃,落叶里含有大量粗纤维,能促进动物对食物的消化。”

在黑麂的院落里,几只黑麂正在满院子撒欢,有的绕着几个塞满树叶的轮胎蹦跳,有的在角落里刨树叶,偶尔会低头在树叶堆里挑挑拣拣地吃上几口。

饲养员刘萍告诉记者,院子里的这些树枝是刮风时吹落的,饲养员们把它们搭在一起给黑麂当遮蔽物。因为黑麂胆小,又比较神经质,所以不喜欢院落太空阔,“有叶子挡着,它们就觉得自己安全了。”轮胎里是各种落叶,最多的是黑麂最爱吃的泡桐落叶,“刚落下来的树叶还有水分在,有微微的甜味儿,是它们最喜欢的零嘴”;地上铺的落叶除了附近树上的落叶之外,也有饲养员从别处拉过来的,“树叶铺在地上,像小毯子一样,动物走上去会更舒服,更能找到在野外生活的感觉。”

两个黑麂院落中间的铁栏杆边,挂着一个麻绳编的网兜,里面也装着半网兜的落叶。饲养队副队长何绍纯告诉记者,这是饲养员们做的食物丰容器具,“在野外,动物们都是直接从树上吃树叶的,我们把这个器具挂在半空中,让动物们来取食,也是模仿它们在野外取食的自然环境,展现自然行为。”

铺在地上当床睡

“树叶是大自然的馈赠,没地儿买去。” 何绍纯介绍说,动物园的食草动物区域,这几年一直在进行动物环境丰容和训练。就是探索如何利用这些天然的馈赠,给动物的生活增加更丰富的内容,通过模仿自然的、野生的环境,消除动物的恐惧感,让动物们住得更加舒服、安逸,尽最大努力提高圈养动物的福利。

“枯干的树枝可以给动物搭架子,当玩具,新鲜的落叶给它们投放进去后,动物们喜欢在叶子里走,还愿意在叶子里给自己刨个小窝。” 何绍纯说,以前的落叶都是直接清扫运走,但是最近几年,缓扫落叶的做法,正好提供了动物丰容工作必要的材料,“树叶本身是一种有机质,也是动物们生活环境中最自然的东西,给它们放在院子里,不仅让它们多了一种食物,而且还会让它们感觉更加舒适,因为落叶飞舞、落叶成堆,这些更像动物原产地的景色,让它们感觉像回到故乡一样。”

“大家都瞄着有哪儿的叶子落下来了,赶紧给自己养的动物抢。”这两年一入秋,落叶就成了园里的抢手货。何绍纯调侃说,为了抢新鲜的落叶,好多饲养员去跟园区的绿化队员套近乎,请他们把落叶信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而各场馆之间的联系也增多了,“每个场馆边的树种不一样,小动物们爱吃的叶子也不同,他们都希望互通信息呢。”(记者 周明杰)

(责编:王艳、赵怡)

龙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