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剧场”:读懂苏州 爱上江南

2020年10月13日08:24  来源:光明日报
 

说到苏州,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除了“三古一湖”(古典园林、古镇和古村落以及太湖),就应该是昆曲、评弹、苏剧苏州戏曲“三朵金花”了。如今,游客们来到苏州,行走在2500年历史的古城中,不仅能欣赏到“三古一湖”以及苏州戏曲“三朵金花”,还有遍布在观前街、平江路、山塘街、苏州文化艺术中心等文旅片区的“江南小剧场”演出,让中外游客置身于苏州慢生活的美妙享受中。

留园“盛世留云”评弹经典流派传唱、互动体验剧《声入姑苏·平江》、“来噻喜剧”脱口秀、话剧《短打莎士比亚》《春柳社》……仅国庆中秋八天长假期间,苏州就推出了四十多场各类戏剧演出。

传统戏曲回到原生态演出场所

10月6日晚上七点半,苏州昆剧院昆曲传习所内,来自广州的游客王晓辉惊艳于园林实景版昆曲《牡丹亭·游园惊梦》。“眼里是飞檐翘角、花簇掩映的庭院,耳中是婉转优雅的天籁之音,扮相俊美的青年演员移步易景,一步步领着我们走进柳梦梅与杜丽娘的爱情故事。”王晓辉告诉记者,“苏州文化醉人心,真是来了就不想走。”

除了苏州昆剧院的昆曲《牡丹亭·游园惊梦》,苏州还推出了网师园《遇见姑苏·游园今梦》园林实景循环式曲艺演出、沧浪亭园林版昆曲《浮生六记》3.0版、玉涵堂真趣园沉浸式情景剧《八仙梦山塘》《寻梦山塘》等“江南小剧场”剧目,让人一步入梦,恍如穿越到“姑苏繁华图”的景致中。

“昆曲本身就是诞生于古典的‘江南小剧场’。它不像现在那样在剧场里演出,而是在庭院、花园、厅堂里演出。剧中的情节、人物与周围的环境、建筑是融为一体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诞生,人物就在花园、厅堂里活动,无须另外再造剧场。”苏州大学教授朱栋霖表示,“江南小剧场”传统剧目寻回了中国古典戏曲演出的原生态,向世人展示什么是“最苏州”“最江南”,让江南文化拥有更多的表现舞台。

今年4月底,“江南小剧场”第一季演出启动,共有18家文艺表演团体的20台节目,分布在15个场所演出,基本是“乡音演乡情”,传统剧目挑大梁。与第一季相比,8月推出的第二季演出在开放性和创新性上更加突出。第二季共有40台剧目,其中13台是从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引进的上演了百场的经典剧目,12台是本地学生社团、民营社团的原创剧目,还有15台是由本地文化院团创排、青年演员演出的传统剧目的“青春版”。

“小剧场”艺术更趋年轻化

“江南小剧场”第二季的新创剧目,更多地关注以年轻人为主的不同年龄阶段人们的文化需求。甚至很多年轻人以表演者的身份加入,让文化真正融入百姓尤其是年轻人的生活中。

青春版《牡丹亭》16年来经久不衰,起用了俞玖林和沈丰英这两个年轻靓丽的演员。“在中国大陆首演的300张海报,漂亮得不得了,一寄出去人家就看呆了,至今还有粉丝收藏着。”朱栋霖说。青春版《牡丹亭》获得成功的另一个原因是,演唱节奏稍微快了一点点,传递感情眉来眼去,比较直露。原来的昆曲中,爱的传递是含蓄的,他们这种外露的谈情说爱的方式为年轻人所喜欢。

循着打造青春版《牡丹亭》的思路,如今“江南小剧场”各个版本的青春版传统剧目,都由“梅花奖”得主悉心指导,院团内第五代青年演员担纲主演。

“我们打造了青春版《牡丹亭》《玉簪记》等写意、浪漫的爱情戏,接下来还将创排实景版《西厢记》,同样会由第四代‘扬’字辈带着第五代‘振’字辈演员共同担纲主演。”苏州昆剧院副院长俞玖林告诉记者。

小剧场的优点在于观众能够与演员零距离沟通,甚至可以有眼神的交流。这样的艺术形式抓住了年轻人的兴趣点。

“来噻喜剧”脱口秀在国庆期间有7场演出,场场爆满。这是苏州本土年轻人创办的一个脱口秀俱乐部,由众多来自各行各业的戏剧爱好者组成。“催婚的父母家家有,如何见招拆招?”“一个北漂直男眼里的女生什么样子?”“吐槽婚姻的段子像挠痒痒一样戳中观众的笑穴和痛点”……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被搬上舞台,真实,亲近,获得了巨大的共鸣,掌声不断。

即使是“外来剧目”,大型舞剧《花木兰》也收获了一大批苏州粉丝。10月4日晚上十点左右,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小剧场门外排起了长队,演出刚刚结束,主演郝若琦就带妆和观众见面、签名并合影。长长的队伍中,有不少青少年的身影,他们都看过动画片《花木兰》,对舞剧的印象是“比动画片更真实,更震撼”。

集聚体制内外资源,打造开放的江南文化创新氛围

8月28日,“江南艺术节”开幕,艺术节的很多剧目都在“江南小剧场”演出。艺术节期间,“来噻喜剧”加入了“青苗计划”。这是苏州市扶持青年戏剧的一个计划,从资金到平台多方面扶持,近期还组织了一些活动,如大师课、话剧领域的表演和创作者分享见解,增加了各种表演形式相互交流的机会。“来噻喜剧”合伙人韩仰觉得:“这样的形式很好,能让我们有更好的创作空间。”

韩仰是“来噻喜剧”社为数不多的能够上脱口秀商业演出的演员之一。相比真名,他的艺名“韩大狗”更为众多粉丝熟知。他是个海归青年,做着审计师的工作,某一天爱上了脱口秀,就自己写,自己说,分享自己在海外的留学经历。

“苏州是个优秀传统文化深厚的地方,要推动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需要找到立足特色、切合实际的突破口,‘江南小剧场’就是一个很好的抓手和载体。”苏州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徐惠告诉记者,“我们想通过‘江南小剧场’的培育,打造姑苏城新的文化地标——小剧场之都,计划以项目化的方式,支持体制内外各种各样的资源加盟到小剧场的建设中。”

据悉,苏州正在筹划设立“江南小剧场”艺术基金,致力于打造集创作、演出、交流、孵化为一体的戏剧平台。苏州新时代文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龙透露,基金将采用拨改投的形式,投资对象更加灵活,不分国有还是民营,只注重思想性、艺术性和市场化。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小剧场专委会主任傅维伯认为,对于“江南小剧场”而言,孵化平台是最核心的一个命题,应建立戏剧创作人才的培养机制。

苏州计划通过举办全国小剧场剧本大赛等活动,把一流的智力成果和演艺人才集聚到苏州来,推出一批高质量演艺项目长期扎根苏州,推动小剧场发展。

苏州大道喜剧院的成立,是苏州在喜剧人才培养方面的一个有益尝试。苏州大道喜剧院由北京大道喜剧院与苏州新时代文旅集团合作成立,将把陈佩斯的相关作品放到苏州驻场演出。今年上半年,苏州市滑稽剧团创排了苏州话版的滑稽戏《阳台》,陈佩斯不仅担任导演,还给演员“抓戏”,带动了苏州滑稽剧团的人才培养。

“撑着油纸伞,走过青石巷”,如今,在青石巷里,又多了一个念想——到“江南小剧场”看一场演出。打开10月份的“江南小剧场”演出排期表,一百多场演出排得满满当当。活色生香的江南故事,在小剧场里演绎、发酵,让人们读懂苏州,爱上江南。(记者 苏雁)

(责编:王旭、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