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第174449个名字

那其灼 汤龙 邱宇哲 尹柏寒 于新怡

2021年04月27日21:59  来源:人民网-辽宁频道
 

4月21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70岁的金云星和75岁的哥哥金伍星一大早就带着家人从抚顺匆匆赶来,沿着200米长的环形烈士英名墙,仔细寻找着父亲的名字。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英名墙。人民网 邱宇哲摄

“在这呢!金用善!真的刻上了!真刻上了!”

“爸爸啊!爸爸!你没见面的儿子来看你了,你两个儿子都来了!”两位老人长跪不起,掩面痛哭。

就在两天前,金用善烈士的名字刚刚刻在英名墙上,成为这面墙上的第174449个名字。

烈士金用善名字补刻在烈士英名墙“金”姓末位。人民网 邱宇哲摄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个子很高,参军的时候站在队伍中很显眼。我记得那时刚割完稻子,一直送出很远,我舍不得让他走……”满头白发的长子金伍星依稀能够回忆起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时的场景。那一年他还不满五岁。

在金伍星的记忆中,父亲个子高、嗓门大、热心肠。当年一家人住在农村,左邻右舍的大事小情,金用善总是热心帮忙,“我妈妈说,你爸爸就是‘傻’呀,总是帮别人家忙活。”

1951年,金用善作为翻译参加了志愿军。“当时母亲还怀着弟弟金云星,因为志愿军很缺翻译官,很多朝鲜族的年轻人都报名参军,父亲也响应号召入伍了。”金伍星说。

烈士金用善生前照片。受访者家属提供

小儿子金云星出生时,父亲就已身在朝鲜。这位现年70岁的老人,从未见过父亲一眼。小时候,父亲的名字“金用善”对他来说是个符号,代表着战士、英雄、烈士,但却不曾有过“父亲”的含义。长大后,金云星开始寻找父亲的故事。

1953年3月,金用善牺牲在朝鲜。“父亲的战友告诉我,当时美军飞机轰炸朝鲜民房,着起了大火,父亲发现里面还有很多朝鲜群众,于是就和战友跑到起火的民房里抢救被困的朝鲜群众,但这时美军的炸弹又下来了……”说到这里,金云星沉默了。

战争结束后,金云星辗转找到了父亲生前的一位战友,这位志愿军老战士在弥留之际给他讲述了这个金用善人生的最后片段。

战死他乡,尸骨无存。

那一年,金用善33岁。

母亲的遗愿

“父亲参军后,28岁的母亲李玉顺就带着我们哥俩在家继续务农。那时候我们都很小,家里没有像样的劳力,母亲很矮、很瘦,1.5米不到的身高,天天在田里干农活,还拉扯我们两个儿子到成家立业。母亲特别刚强!在我们的印象里,无论多难,母亲都没抱怨过。”金云星说。

金用善1953年牺牲,当时全家人并不知情。抗美援朝战争结束,李玉顺也不知道丈夫身在何处、是死是活。直到1958年,家里才收到失踪军人证明。又过了一段时间,李玉顺收到了丈夫的革命烈士证明。

金伍星夫妻和金云星夫妻在英名墙下悼念。人民网 邱宇哲摄

“父亲被定为烈士后,我们一家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搬到了市里,民政部门给母亲找了一份工作,我们兄弟俩也在市里上学了。后来哥哥金伍星响应国家号召支援三线,去了边疆……”

在金云星的记忆里,母亲年轻时很少提起父亲,反倒是上了年纪之后,总会提起父亲的名字,还经常跟孩子们说:“儿子啊,我梦见你爸爸了。”

2018年,金云星带着97岁的母亲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祭拜父亲,结果娘俩在这200米长的英名墙上找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有找到父亲的名字。“不应该啊,你爸也是烈士啊!墙上咋没有名呢?”从那时起,李玉顺老人就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句话。金云星此后又几次到沈阳来看,金用善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在英名墙上。

2020年底,李玉顺老人带着遗憾去世了。临终前,李玉顺拉着小儿子金云星的手说:“你想办法一定要把爸爸的名刻在墙上,大家都刻上了,就差你爸爸了……”

金伍星与金云星跪在刻有父亲名字的英名墙前。人民网 邱宇哲摄

两代夙愿,一条留言

“我们兄弟俩也已经这么大年龄了,不想像母亲那样带着遗憾……”4月6日,金云星在邻居的帮助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给辽宁省委书记张国清写了一条留言。

“父亲在1951年赴朝鲜战场时,我还在妈妈的肚子里……去年母亲已经带着永远的遗憾走了……我们为有英雄的父亲骄傲,可为什么英雄墙上没有父亲的名字,为什么呢?”

人民网编辑在梳理网民留言时,发现了这条留言。4月16日,人民网与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取得了联系,相关负责同志介绍说,2014年国家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下沉式纪念广场修建了抗美援朝烈士英名墙,准备将197653位抗美援朝烈士姓名镌刻在英名墙上,但其中有23246位重名烈士,实际镌刻了174407个烈士英名。近年来,尊崇英烈的社会氛围日益浓厚,陆续有烈士亲属申请补刻烈士英名,最近一次集中补刻是在2016年,补刻了41位烈士的姓名。英名墙上确实没有金用善烈士的姓名。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烈士英名墙。人民网 邱宇哲摄

同一天,人民网又与辽宁省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取得了联系,相关负责同志在听到烈士儿子金云星一家人的故事和申请后,第一时间对烈士身份和信息进行了核实,并就补刻烈士姓名工作请示了退役军人事务部主管部门,获得同意。

工作人员补刻金用善烈士名字。人民网 邱宇哲摄

4月19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的烈士英名墙上,工作人员郑重地刻上了第174449个名字——金用善。

“对不起,这是真的吗?”4月19日,人民网编辑把补刻好金用善烈士名字的英名墙图片发给金云星的时候,他回复了这样一条微信。70岁的金云星还不太敢相信,一个周末的时间,两代人的夙愿通过一条“领导留言板”的留言实现了。那一晚,老人激动得一夜没睡。哥哥金伍星听到父亲的名字刻上了,也马上带着全家赶回辽宁,跟弟弟一起为父亲扫墓。

金云星把一束鲜花放在英名墙下。人民网 邱宇哲摄

“爸,我替我妈来看你了。”金云星把一束鲜花放在英名墙下,两位老人泪如雨下……

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碑。人民网 邱宇哲摄 

4月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草木葱茏、松柏苍翠,不远处的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碑上铭刻着董必武同志亲笔题字“抗美援朝烈士英灵永垂不朽”。纪念碑的顶端铜像,是一位志愿军战士手握钢枪,凝望着远方。

(责编:李宏頔、李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