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齐齐哈尔日报的不解情缘之一:情出有因

来源: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

2020年06月04日17:15  
 

每当我看到父亲生前写的一首浣溪沙词:读齐日晚两报感赋“齐鹤双飞进万家,天天陪伴你我他。不出斗室旅天涯。 四海风云收眼底,神州喜讯就红茶。欣读妙笔赞龙沙。”时,我就会回想起齐齐哈尔日报社,我就会心潮起伏、思绪万千。

我与齐齐哈尔日报有着不解的情缘,不仅仅因为它是齐齐哈尔市的党报,在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宣传先进人物及其事迹,以及在批评时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百姓当中有着很高的威望,有着广大的读者群体。还有一点,是因为我的父亲在齐齐哈尔日报社工作了三十余年。况且我初中、高中都在齐市第一中学读书。当时,市一中离报社很近,我时常有事去单位找父亲,这期间有两次因特殊原因中午没饭吃,去报社食堂吃饭。因此,对报社的环境和那里的人们都非常熟悉,自然与报社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齐齐哈尔日报社位于龙沙公园的东南角,它的道南是市自来水公司,鹤城体育场,市工人文化宫。它是一座灰色的,房顶起架的“H”型二层楼。在大门口左右各有一个水泥柱子,在右边的水泥柱子上,挂着一个白色木牌,上面写着齐齐哈尔日报社几个黑色的字。院子当中有一个圆形的花池,春天种满了花草,楼前还有几颗柳树。夏天,鲜花盛开,草青柳绿,蝶舞蜂飞,我的思绪也将由此展开。

记忆中的报社是那样的亲切,宁静,甚至有些威严。

说他亲切,是因为父亲在那里工作,还有在那里上班的我所熟悉的阿姨、叔叔、大伯们。说他威严,是因为我小的时候,父亲对我管教十分严厉,内心甚至有些惧怕。因此,每次去报社找父亲的时候,心情总是不十分放松。说他宁静,是因为在那里工作的人们都语言文明,举止文雅,和颜悦色,文质彬彬。

在办公楼的走廊里人们走路的脚步声都很轻,在鞋跟补掌时,人们都有意补胶皮掌,而不是补铁掌,以免走路时发出“咔咔”的声响。人们见面彼此打招呼时,大都以点头微笑或握手示意。偶尔因长时间没有见面,彼此问候时,也是声音极低,以至于在身旁路过的人,不仔细听,都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有时,在咳嗽或打喷嚏时,都会掏出随身的手绢,捂住嘴和鼻,以免飞沫四溅。用现在话讲,很注意咳嗽礼仪。

在办公室里,更是无人大声说话,或谈论与工作无关的事,大家都埋头办公。有时,我去找父亲,当父亲不在办公室时,我会去其他办公室找。由于我毛手毛脚,尽管我认为敲门声很轻,但还是显得声音过大,甚至有些震耳。这时,办公室里的阿姨、叔叔或大伯们,不会向我投来反感或异样的目光,更不会责怪我,而是主动走到门口,轻声问:“这小伙子,又来找你爸爸,有什么事吗?”如果父亲在其他办公室,就会打电话帮我找,如果父亲去开会,一会儿回来,就会给我搬把椅子,让我坐那等会儿。他们不光是对我这个报社子弟这样,对待其他单位来报社办事的人,更是主动、热情、尽可能帮助他们。从来不会说:“不知道,不清楚,你去别处问问。”一英含春,一叶知秋,滴水折光。从这点滴小事中,反映出齐报的新闻人人格的高尚。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一晃儿,我已过“天命”之年。回忆过去,是这个年龄段的特点。齐齐哈尔日报,也自然成为我美好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段。齐齐哈尔日报同样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历程,她经历过仓桑,也创造过辉煌。我衷心希望齐齐哈尔日报越办越好。(乔虹)

(责编:王旭、李忠双)

龙江拍客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