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積極努力應對供應鏈危機(國際視點)

本報駐比利時記者 鄭 彬 本報駐德國記者 李 強 本報駐日本記者 劉軍國

2020年03月23日09:3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國多點暴發,許多國家臨時採取關閉邊境、停產停工、封鎖城鎮等非常措施,全球供應鏈遭受嚴重沖擊。為應對挑戰,各國政府及企業紛紛採取緊急措施,努力確保供應鏈運行,盡可能降低疫情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據國際知名信息服務公司IHS MARKIT於3月初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全球制造業正在經歷自2009年以來的最大危機,2月份全球採購經理人指數僅為46.1,遠低於50的榮枯線。國際知名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近日發布的報告認為,由於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國家和地區大多處於全球供應鏈的中心位置,這次公共衛生事件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程度可能是史無前例的。

  全球制造業遭受嚴重打擊

  美國高德納咨詢公司高級分析師瓦特認為,此次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即由於各國政府限制性措施而造成的勞動力緊缺、生產停滯以及物流受阻。

  受疫情自身的快速蔓延及所導致的市場需求量下降和零配件短缺等因素影響,全球各大汽車制造商及零配件供應商近期紛紛宣布停工停產。

  德國三大汽車巨頭戴姆勒、大眾和寶馬集團近日先后關閉了各自位於歐洲境內的生產線,關閉時間至少持續至3月底﹔菲亞特—克萊斯勒自3月16日起暫停其位於意大利、波蘭、塞爾維亞等地的生產線﹔法國雷諾公司也宣布暫時關閉位於法國和西班牙境內的生產線,預計將有至少12家工廠及1.8萬名工人因此受到影響﹔美國三大汽車制造商通用、菲亞特—克萊斯勒、福特18日也宣布,暫時關閉其在北美地區的工廠至月底﹔博世集團表示將考慮全部關閉其位於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汽車零配件生產線﹔全球最大的輪胎生產廠商之一的美國固特異輪胎橡膠公司宣布停產至4月3日。

  據IHS MARKIT預測,以目前歐洲各國汽車制造商平均停產13個工作日計算,歐洲汽車生產量將減少88萬輛,其中德國、西班牙和法國受影響最為嚴重。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汽車研究中心的杜登霍夫教授預計,2020年全球汽車銷量將不足7700萬輛,比2017年減少約10%。

  據統計,汽車業在歐盟佔全部制造業崗位的11.4%,總產值約佔歐盟經濟總量的7%。歐洲汽車工業聯盟總干事惠特曼表示:“毫無疑問,當前歐洲的汽車工業正面臨嚴峻的危機,幾乎所有的制造和零售環節都陷入了停滯。”

  制藥業也是受此次疫情影響較大的領域之一。自疫情發生以來,歐洲藥品管理局多次提醒各成員國提高疫情對供應鏈可能帶來的風險的警惕。針對歐洲已成為疫情暴發中心的現狀,歐洲藥管局加強了同歐委會、成員國主管部門間的溝通,並專門成立了歐盟應對藥品短缺執行指導小組,密切監控疫情對制藥業供應鏈的沖擊。

  各國紛紛採取積極措施應對

  為應對供應鏈危機,很多國家政府或區域性組織積極採取措施以緩解壓力。歐盟委員會近期出台了一系列指導政策,要求確保在歐盟單一市場內不得限制商品的自由流通,特別要保障藥品、醫療器械、生活必需品供應鏈的順暢,並為市場急需的商品優先開辟物流綠色通道。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強調:“如果我們不盡快採取行動,市場將很快面臨物資緊缺的狀況。越是緊要時刻,越要維持單一市場內部的穩定。”

  惠特曼呼吁歐盟和成員國政府盡快採取更為果斷和相互協調的舉措,為企業提供必要的支持﹔美國汽車與零部件制造商協會也於近日向美國國會提出申請,要求國會盡快通過向制造業企業提供緊急援助的議案,同時要求政府降低鋼鐵等原材料的進口關稅。

  德國政府近期宣布,企業因供應鏈斷裂等原因造成停工停產的,可為員工申請臨時工作津貼,聯邦勞動局也將全額退繳社保以減輕企業負擔。德國政府還推出了規模超過5000億歐元的資金擔保計劃,以應對企業流動性緊張問題,並採取了包括延期納稅、免繳滯納金等措施。德國聯邦副總理兼財政部長朔爾茨表示,對受疫情影響的企業,政府的擔保“沒有上限”,德國將利用一切資源來應對經濟滑坡。

  法國政府計劃推出數千億歐元的財政支持方案,其中包括向企業提供優惠貸款以及減免稅收等措施,甚至考慮對部分陷入困境的企業實施國有化。

  日本經濟產業省將在年度補充預算中再增加3600億日元(1美元約合110.63日元),對中小企業投資、營銷和信息化升級等方面進行補貼,推動日本制造業生產效率的提升。

  合作對供應鏈穩定至關重要

  近期,隨著中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中國國內復工復產的速度不斷加快,為全球經濟和產業鏈修復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日本東洋園大學教授朱建榮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疫情使日本經濟界和民眾重新認識了中國經濟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中國迅速復工復產,將有助於把中國的制度優勢和發展機遇轉化為對世界的貢獻,也有助於穩定全球供應鏈。”

  分析認為,由於疫情暴發和經濟恢復的周期不同,不同國家復工復產的步調不可能一致,對於全球供應鏈將產生持續影響。對此,各國需要加強政策協調和國家合作,盡量降低疫情對全球產業鏈產生的負面沖擊。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教授科恩表示,全球供應鏈非常具有黏性,它是經濟全球化下各國分工合作的范例。因此,對供應鏈的調整是非常耗時的。相信此次疫情危機過后,更多企業會開始考慮如何對沖風險,而不是一味尋求降低成本。

  日本立命館大學教授周瑋生對本報記者表示,全球化時代,制造業的主要特點是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在危機面前,人類更需團結合作,結成命運共同體,齊心協力共克難關,以此為契機,通過新技術進一步推動網絡空間和物理空間的高度全球化,共享知識信息,建立更加安全的社會模式。

  北京聯訊動力咨詢公司負責人林雪萍對記者說:“在此次疫情防控阻擊戰中,中歐之間的相互支持彰顯了危急時刻國際合作的價值,也顯示出經濟全球化仍然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即便是一個小小的口罩,也是全球供應鏈集成融合的產物。從這個角度來看,不同經濟體進行國際合作的內在動力一直存在。當前,國際合作不僅僅對加速供應鏈的修復至關重要,對於未來推動全球經濟走出低谷,也同樣重要。”

  (本報布魯塞爾、柏林、東京3月22日電) 

(責編:張喜艷、鄒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