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 農墾人挑上“金扁擔”(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人民日報記者 吳齊強 郝迎燦

2020年07月03日07: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北大荒 農墾人挑上“金扁擔”(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中國東北角,昔日北大荒,今日大糧倉。

2018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東北三省考察時,來到黑龍江農墾建三江管理局,走進大田,觀看秋收。當聽說建三江通過深化國有農墾體制改革,穩居中國農業企業“龍頭”地位時,習近平總書記感慨道:“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北大荒發生了滄桑巨變,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發展很了不起,非常鼓舞信心、鼓舞斗志。”

盛夏時節,漫步建三江七星農場,眼前綠意無限,內心多有震撼。一台台無人農機在試驗田裡來回奔忙,一項項新技術、新業態不斷得到推廣應用,一幅農業現代化的美麗畫卷正徐徐展開。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講起自己當知青時農民在吃飽吃好的基礎上還盼著‘干活挑著金扁擔’的故事,並把‘金扁擔’理解為農業現代化。咱現在不就挑上了‘金扁擔’麼!”講述著這些年來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繪就農業生產新圖景,北大荒集團建三江分公司黨委副書記王偉頗為自豪。

記者來到三江平原腹地,走進七星農場三戶農墾人家,傾聽他們在黑土地上的故事,感受他們用“金扁擔”挑起的幸福生活。

博士種田記

“沒想到‘土’門道裡裝著這麼多新科技,沒想到農業有這樣的干頭、奔頭”

地頭上,趙光明手一揮,“這都是我承包的田。”

六月秧苗青青,一直朝著天際線的方向鋪展。

“也才450畝,40多個足球場大小。”趙光明說,“總書記考察過的七星農場萬畝大地號,1.4萬畝,那叫一個一望無際。”

在中國農業大學讀研究生時,連續7年到建三江做研究,趙光明由此與墾區結緣。2014年博士畢業,有國內外大企業發來邀請,趙光明卻選擇北上三江平原。籌集35萬元,承包450畝水田,他准備大干一場。

“兒啊,學了本事還要跟土坷垃打交道,何苦呢!種地能有多大出息……”電話那頭,在黑龍江伊春市工作生活的父母苦口婆心。

“現在國家對農業的支持力度越來越大,農業也是有奔頭的產業。”電話這頭,趙光明耐心說服,“現代化農業需要新農人,咱這本事用武之地大著呢。”

車子開進北大荒精准農業農機中心,鼠標一點,秧苗長勢、土壤肥力、空氣溫度濕度等地塊信息一目了然。

“田間設置了200個農情監測點、20個小型氣象站、20套地下水位監測裝置,覆蓋122萬畝耕地,可實時提取影響作物生產的各項要素信息,形成農業生產環境大數據,再通過智能農機裝備,逐步實現農業生產智能化。”七星農場副場長韓天甲幫著解說。

過去種地靠經驗,現在種地看數據,經過數十年的探索實踐,七星農場已徹底告別看天吃飯。趙光明發揮專長,牽頭成立了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從品種選購到農資供應,再到品牌建設,為入社農戶全程提供生產和技術服務。現有入社農戶52戶,經營土地面積2.4萬畝,實現畝均增收600元左右。

10年來,建三江墾區先后引進本科以上大學生560多人,其中300多人走上了農場重要的管理和領導崗位。

夜來父子對飲,老爺子連嘆:“沒想到‘土’門道裡裝著這麼多新科技,沒想到農業有這樣的干頭、奔頭!”

無人駕駛記

“再不用‘面朝黃土背朝天,一身力氣百身汗’,好日子還在后頭”

精瘦、黝黑,迎面跑來一個三十出頭的小伙子,鼻梁上架著副墨鏡,更顯干練。

這是陸向導,2018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七星農場察看秋稻收獲情況並同收割機駕駛員親切交談,他是其中一名駕駛員。

80畝的試驗田裡空蕩無人,停著插秧機和攪漿平地機。記者剛剛站定,機器突然發動起來,在泥水地裡播下一行行秧苗,還能自主轉彎、自動對行。

正納悶,卻見陸向導一樂,亮出手機解惑:“這是無人駕駛插秧機,加裝了北斗導航系統、直行輔助系統、角度傳感器等,通過手機APP操控即可作業。”

包括七星農場在內,今年建三江墾區共有6個農場實施“無人化農場”示范點建設,插秧作業面積26.4萬畝。

陸向導的爺爺陸詩然,今年89歲,最初看到這一幕時目瞪口呆。“我1959年從山東來到七星農場,一個作業連隊上萬畝地,隻有一台拖拉機。一到農忙,有個口號喊得特別響——‘早上兩點半,晚上看不見’,全靠人工搶時間。”

陸向導的父親陸書民,曾是農場的拖拉機手,對農業機械化的重要性感觸很深,“2002年遇上雪災,當時墾區機械化率隻有60%左右,稻子來不及收割,損失不小。”

2004年起,國家實施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建三江墾區的農業機械化水平逐年提高。“我們現有農機總動力259萬千瓦,各類農機38.3萬台,綜合機械化率達99.2%。”建三江分公司農業發展部副部長秦泗君告訴記者。

“現在拖拉機、收割機、插秧機一應俱全,田間管理還用上了飛機。”陸向導精通各種農業機械,眼下正忙著組織種植戶開展農機駕駛、維修等技術培訓,“我們這輩人種地,再不用‘面朝黃土背朝天,一身力氣百身汗’,好日子還在后頭!”

良種推廣記

“給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是農業科技人員一生的追求,也是最大的幸福”

今年春播,七星農場職工朱岩做主,把家裡600畝水田全種上了墾區自主培育的優質米品種“三江六號”。頭兩年,父子倆為這事沒少起爭執。

“過去試種的優質米品種,抗倒伏性差,一倒伏就減產,機器收割難。”父親求穩,擔心優質難高產、賣不上優價。

“社會消費觀念在轉變,吃得飽更要吃得好,優質米行情看漲。”兒子求變,眼光長遠。最終,家裡拿出100畝地試種“三江六號”。

“試種結果,產量高、抗性強,而且不愁銷路——每斤稻谷比國家保護價高出兩角錢,一畝地1200斤就多掙240元。”朱岩算細賬。

朱岩的底氣,來自七星農場農業技術推廣中心。“三江六號”等優質米品種大面積推廣前,要在這裡經過3至5年的試驗性種植。

2015年,“三江六號”一經審定通過,推廣中心主任李曉輝就帶領團隊全程跟蹤觀察試驗進程。“選種,挑出一公斤顆粒飽滿的種子,需要一個人瞪大眼睛連挑三天﹔育苗,鑽進大棚,棚內溫度最高達到40度……”

有付出也有收獲,試驗結果令人興奮:產量高,畝產達1200斤以上﹔抗性強,基本不倒伏﹔米質優,食味值達到83分。目前,七星農場共推廣種植優質米品種約60萬畝,其中70%以上為“三江六號”。

“建三江墾區無法規模種植優質米品種的歷史從此終結。”李曉輝說,近3年來推廣中心共篩選新品種13個,推廣面積270萬畝。

習近平總書記前年在建三江考察時,雙手捧起一碗大米,意味深長地說道:“中國糧食!中國飯碗!”這一幕,李曉輝深受觸動。碗裡的大米,便是“三江六號”,“給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是農業科技人員一生的追求,也是最大的幸福。”

(責編:張齊、李忠雙)